[ 編劇高雄 ]

高雄編劇駐市計畫

發大財

張紋鳳
張紋鳳

劇本類型

喜劇
社會
黑色

關於本劇

下層的老實人做著善事想著發財夢,上層的人不做夢只幹發財事

故事大綱

珍珠姐姐沒想過事情會變成這樣的。
珍珠姐姐當然不是真的叫珍珠,而是叫陳欣慈,珍珠姐姐是網民取得綽號。珍珠姐姐很有名,應該說珍珠姐姐一家都很有名,是高雄當地一家專門賣手工珍珠奶茶的,還上過不少電視。一開始是因為陳欣慈在店裡幫媽媽賣珍奶時,被網友偷拍下照片上傳到PTT後,網路上擁有不小的討論度,吸引了電視節目來採訪。
爸爸愛賭欠下一堆賭債後,捲了剩下的錢和小三跑了,媽媽帶著年幼的姐弟兩人四處打零工、擺地攤,最後賣起了手工珍珠。珍珠強調百分百手工製作,牛奶用得也是純牛奶非奶精,用料實在,又有網紅美女銷售加上單親媽媽賺錢還債的故事,電視報導後,許多人蜂擁而至,業績成長了不少。
就在電視報導後不久,網路上突然爆出了他們家的珍奶用料不實,不僅珍珠是外面買得冷凍珍珠,奶茶也是用奶茶粉泡的,甚至還有偷拍兩姐弟購買原料的照片。一時網路上撻伐聲不斷,網民開始抵制購買,陳欣慈嚇壞了,她明明只是偷偷掉換了幾次而已,做得那麼小心怎麼還是被拍到了。但她也是沒辦法,媽媽因為太過操勞病倒,人現在住在醫院裡檢查,這時又來了一大筆訂單,她不能推掉這賺錢的機會,現在的她最需要錢了,之前賺的錢都拿去還債,媽媽的病也需要錢,可是之前煮珍珠的事都是媽媽在做的,要她和弟弟好好讀書就好,廚房的事別管,結果媽媽住院後,她和弟弟跟本不會弄,只好偷偷的去買市面上的現成原料來做,想著混過這段時間,等媽媽回來就行了。誰知道居然被發現,而且關於他們家的爆料越來越多,甚至說他們家其實根本沒有電視說的那麼可憐,家裡甚至還有一大塊地;說弟弟常仗著家裡有錢,在學校組幫派,霸凌其他同學。
生意做不下去,媽媽又病倒被診斷出肝癌初期,催債的人不停的恐嚇,陳欣慈感到絕望時,弟弟陳廷箴說他找到人可以幫忙。

人是阿強介紹的,在廟裡當陣頭的阿強帶著他們姐弟去見了他們廟的主委「奇哥」。奇哥,就像他的名字,一生相當傳奇,年少輟學,成為幫派份子後因殺人未遂入獄,出獄後自稱受到神明點化,建了「神貓宮」,供奉的是金錢貓,據說是虎爺座下大弟子,主管事業、財運,還是小孩的守護神。建廟後奇哥之後事業越做越順,賺錢之餘還不忘回饋鄉親、積極協助地方事務,聲望極高時還參選過立委。近期更成立了「神貓宮社會福利基金會」來幫助弱勢家庭和救助流浪動物,阿強就曾受到基金會的幫助。
奇哥了解事情原委後向討債的人協調還錢的日期,又找來請來民代幫忙協同記者採訪拍姐弟兩道歉的新聞,暗地又雇網軍洗白帶風向。等奶茶風波過去,陳欣慈姐弟也成了廟裡的一份子。
陳欣慈一開始覺得她加入的不是慈善團體,而是詐騙集團,因為她從沒聽過廟裡拜貓神,如果有人來問事還是用貓來叼籤詩,廟裡也有陣頭,但卻不是常見的八家將,而是扮成虎爺的少男和帶著貓耳的少女,廟中的一切顯得十分荒誕卻又慈悲。荒誕是因為這一切和陳欣慈所認知的神佛太不同了,徹底顛覆了陳欣慈以往對拜神的認知,廟裡還有專門的人教他們如何安撫信眾的情緒、回答信眾各種疑難雜症;而慈悲則是因為這些虔誠的信眾積極的從事各種慈善事業,因為他們相信神貓會為善人帶來財運,會讓他們發大財。當陳欣慈向奇哥提出關於廟裡一切的質疑時,奇哥告訴她:「信仰靠得不是神蹟,而是好的藉口。因為做了好事會有好報,因為我求了無所不能的神,所以就算遇到那些衰事也能繼續活下去。你見過龍下雨嗎?但你信祂,祂就真的存在。」
在陳欣慈仍糾結奇哥所說的關於信仰的真假時,熱心的信徒阿姨們在得知陳欣慈母親的情況後,紛紛向陳欣慈介紹了自己認識的有名醫生,甚至介紹起男人,阿順叔。
阿順本來不叫阿順的,是阿嬤後來改得名字,因為阿嬤覺得他那個衰尾的媽媽克死了他阿公,又害得爸爸生意失敗欠了一屁股債,只能逃往大陸,有家歸不得,所以在媽媽帶走家裡剩下的錢不知所蹤後,阿嬤覺得這衰尾女人取得名字也會帶衰他,帶著他去廟裡給乩童去邪、改命,順便連名字也改了。
受阿嬤的影響,阿順對於神佛很是相信,在朋友的介紹下認識了奇哥,拜了神貓後,開的工廠生意也越來越好,對於神貓也更加虔誠,廟裡的活動十分熱衷的參與,是地方上知名的善心人士。
或許因相似的成長背景,阿順盡心盡力的幫助陳欣慈一家,託關係將媽媽淑美安排住進大醫院,還找到肝癌的權威醫生為淑美治療;知道弟弟陳庭箴逃課不讀書、整日混在廟裡的陣頭裡,阿順特地將他找來進行一場「男人間的對話」,最後讓陳庭箴同意先回學校,至少拿到高中的文憑。
在阿順幫助陳欣慈一家的過程裡,陳欣慈覺得阿順叔越來越像是家中的一份子,他填補了從小以來一直空缺的「父親」的那塊空白,讓這個差點分崩離析的家,漸漸完整起來,因而姐弟兩人對於母親再婚這件事也不再那麼排斥。周圍人的撮合,加上家裡氣氛的改變,淑美也逐漸對阿順上心,在一次兩人的談話中,阿順了解到那群追債的之所以緊追著陳欣慈一家不放,除了父親欠下的債務之外,其實他們更想要的是陳欣慈的爸爸家裡留下的一塊祖田,那塊土地附近的田都已被建商買走計畫蓋大樓,只剩下陳欣慈家的不賣,淑美說這是陳家的祖田,是陳庭箴的阿公要留給陳廷箴傳陳家的香火的。
阿順告訴淑美,如果將來他們在一起了,阿順的身家都是留給陳廷箴的,之後陳廷箴也要改姓林,不一定要死守著陳家的祖田,不如將田給賣了,賣得錢留給兩個孩子以後做生意或出國讀書,這些才是他們以後生存的本錢,他們一家人之後才能過著平穩安順的日子。聽了阿順的話,淑美思考再三決定和姐弟倆商量賣祖田的事,陳庭箴告訴淑美,他並不想對那個不負責任的爸爸傳什麼香火,不如賣了還債。聽了兒子的話,淑美輾轉一夜後決定將祖田賣了,三人重新開始新的日子。
神貓宮一年一度的慶典開始了,各地的信徒湧入參拜,林阿順帶著他的新家人,在台下虔誠的念著發財經,祈求神貓保佑他們發大財。
基金會的辦公室裡,奇哥向民代互相道賀,恭喜終於拿下重劃區裡最後一家釘子戶,我們一起發大財。

分享至社群

SHARE
Created with Sketch.